School smart 和 street smart

我接觸過了許多不同面向的工作:
從補習班老師、竹科資訊工程師、異國的黑產業工作、台灣民間禁忌行業、保險業
最讓我覺得不虛此行的是我看到了不同面向的智慧

原來學校所學只是滄海一粒。
到了竹科滿山滿谷人才的公司才知道自己的渺小。
邏輯、廣度、架構在人才濟濟的公司,不接受過衝擊的人永遠不知道 school smart可以發揮到這麼淋漓盡致。

接觸了street smart
才知道原來school smart 是不能帶來財富的。
原來大公司不等於高薪資所得。
MBA絕對學不到的 Street Smart ..


看到了只有國小學歷的老闆開的公司,設計出前所未見的商業模式。
這個年頭完全沒有電子化的公司、一切還是文書紙張作業,竟然也可以做的這麼漂亮。把禁忌產業和不良債權結合,Awesome!!   Top sales是個民國七十年次的女生,月收入從來沒有低過20萬台幣。

後來持續接觸這民間禁忌行業,遇到一個帥哥老闆四十歲出頭,更是將這產業發揮到了一個極致,公司五十個人,下頭有二十個人月收入五位數字,一樣,無電子化的公司。


前同事做未上市股票的仲介,才方知道佣金原來這麼的龐大。一張股票佣金7千~萬元不等。
月收入前同事平均約20~30萬。


某位做信用擔保的中國老闆,年輕時用存了十五年的零用錢約台幣二十萬,在大學時候跟同學合資100萬把學校餐廳包下來,每個月盈餘分配股東根據出資不同一個人大約每個月可拿回5萬台幣,整個大學都生活費都不用煩惱。大四的時候包下了學生招生權,抽取新生學費的部分做佣金,最後幫學校招攬了一千多人。

0 意見:

張貼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