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給我設計的路,卻總是讓我迷路

 

「乖」的本質視壓抑,「惡」的本質是釋放

在古時候,意思是「不乖」。
易經:「家道窮必乖。」意思是「當家走到窮途末路時,行為必然會發生乖違、錯亂反常現象」

image

直到近代,的含意才翻轉過來,變成乖巧,馴服順從的意思。
原因可能是大家常常用反意形容,久了之後變變成正面意思。現在有很多字詞,「好牛」、「好屌」之類字眼就是其中一例,在以前這字詞都是反面意思。

平日的壓抑造就了乖的表象,

大人要小孩乖,只有一個理由,就是『你乖,我方便!
我小時候真的很乖,很多不合理的事情都吞忍下來,那不一定是長輩不好,因為長輩的長輩也是如此教育他們,但是我後來深刻感受到——乖,只有被魚肉的份。
小時候乖,是被父母魚肉,啊不是,是被父母照護,可是長大後乖,就要看緣份跟造化了。不乖,不是去魚肉別人,而是尊重自己。不乖,才會長大。

- 侯文詠<不乖>-

這樣的壓抑,是否是見好事呢?
為什麼這社會上,小流氓不惹大禍,而重大暴力、社會治安事件漢罪案的犯人,往往就是平時的乖寶寶呢?

特別是那些小時候表現很乖,很聽黨的話的小人物,他們長大後一般更難跟我們這個現代化的社會相適應。因為現在的社會的確是個大染缸,泥沙俱下,混濁不堪。假如你還本著"舉世皆濁我獨清"的心態生活,那生活便會如同懸在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一般,時刻讓你膽顫心驚。除非你在校時候表現的很"混賬",那樣的小人物或許更容易適應這個社會。所以,我很想知道的是那幾個殺人犯小時候的表現是否真的都很乖?

處於潛意識中的本能慾望經常要求獲得滿足,但又因社會的制約而不得不被意識壓制下去,於是形成內心衝突,因而往往引起焦慮。

為了減輕或消除焦慮時的緊張不安,以保障內心的安寧,在人的心理活動中存在著一系列心理防禦機制。
需要安寧 -> 要滿足慾望 –> 但礙於制約 –> 壓抑慾望 –> 焦慮 –> 防衛保護
當防衛過當時,就是攻擊。就有可能踩到法律,犯罪。

母愛是把雙刃劍,愛越深,刃越利。(編劇王海鴒)

那些經受過苦難、挫折的父母在「壓制」孩子的時候更是變本加厲,他們不願意讓孩子重複自己的錯誤和苦難,不願意讓孩子經歷成長的陣痛,於是要麼過於嚴苛製造白色恐怖、要麼營造一個無菌的童話王國。

對於很多父母來說,他們的本質是自私的,孩子小的時候是他們的玩具長大了又成為他們完成自己的工具

Nina產生幻覺,將她母親推出門外時,門板狠狠地夾住了母親的手。這個段落讓我落淚——這種釋放太痛了,痛的不是母親的手,而是Nina的心。她的潛意識裡,一定對這只「塑造」她的手,無比的厭惡乃至痛恨,她做自己的渴望從來沒有那麼強烈過,但是正是這隻手,又來把她往回拉,讓她繼續活在那個粉紅色的假象裡。


父母的愛,造就了一個極度壓抑的孩子,成功的話也可能造就一個看似完美的孩子。

哈定謬誤:許多人一看到哈定的儀表堂堂、玉樹臨風,就認定他是勇氣、才智、與正直的化身,當選總統兩年後中風身亡;大部分歷史學者都認定,他是美國歷史上最不稱職的總統。(p.94)

這樣完美的小孩,卻無能處理這樣不完美的世界。

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冕而前旒,所以蔽明;黈纊充耳,所以塞聰。~西漢‧東方朔〈答客難〉

水過於清澈,魚就無法生存,人太過嚴苛就沒有朋友。在上位者,冠冕前有垂下的玉珠,就是為了不要看見人們的小過失;冠冕兩旁有黃棉擋住了耳朵,就是為了不要聽見小人的讒言。

當壓抑過大時,心理的防禦不足撐著時(心理的Schwarzschild radius史瓦西半徑),可能情況是崩潰成黑洞.

史瓦西半徑(Schwarzschild radius)是任何具有質量的物質都存在的一個臨界半徑特徵值。在物理學和天文學中,尤其在萬有引力理論、廣義相對論中,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1916年卡爾·史瓦西首次發現了史瓦西半徑的存在,這個半徑是一個球狀對稱、不自轉又不帶電荷的物體的重力場的精確解。該值的含義是,如果特定質量的物質被壓縮到該半徑值之內,將沒有任何已知類型的力(如簡併壓力)可以阻止將該物質自身重力將自己壓縮成一個奇異點。對符合條件(即不自轉、不帶電)的任何物體的史瓦西半徑皆與其質量成正比。理論上,太陽的史瓦西半徑約為3千公尺,地球的史瓦西半徑只有約9mm,不到1公分。

中文參考: 

中子星(Neutron star) 黑洞(Black Hole)

 

最後,記得隨時釋放自己。參考各國的釋放壓力主流。

  • 美國:練大笑瑜伽
  • 英國:看恐怖片
  • 日本:放聲大哭
  • 俄羅斯:繪畫減壓
  • 法國:運動消氣
  • 澳大利亞:擁抱大樹
  • 印度:放聲高歌
  • 歐洲嗅芳香油

 

參考資料:

《黑天鵝》黑與白的糾結與辯證

0 意見:

張貼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