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血的獨角獸 3 :財務自由誘惑下的道德塌方

01
諾亞旗下的理財產品出事了,這不是第一次,但這次是最大的,有34億,涉及承興國際對京東和蘇寧的應收帳款抵押造假。
作為當前國內規模最大的理財公司之一,千億資產的主理人,諾亞多年來在業內一直以激進的項目和強銷售驅動著稱,如果你是這座城市最富有的50人之一,那麼你要麼已經是諾亞的客戶,要麼正在成為諾亞客戶的路上。
諾亞的銷售人員總有辦法讓你成為他們的客戶,他們可以蹲在富豪門口幾個月,只為10分鐘向你介紹的機會,然後徹底打動你。
諾亞的銷售能力在業內被公認為不可思議,很多機構難以賣出去的債權和劣後資產,在諾亞這邊都不是問題。
這與諾亞部分高管出身保險行業(尤其是壽險)有關,保險是最強營銷驅動的行業。
而諾亞掌門汪靜波,我對她最深的印象是,她總鼓勵別人說,怕什麼,反正又不會死。
她自己也是如此,確實是個狠人。
她的確有這個資格,縱觀諾亞歷史上的風波,從2010年的悅榕基金事件,再到2014年景泰基金事件,2次大雷均被幸運的化解,一次提前撤退,一次為及時發現資金挪用,追回大部分損失。
但這次不太一樣。
諾亞報警是在6月20日,其實諾亞發現問題是更早,在6月19日,諾亞已經要求承興羅靜追加了大量的股權質押,然後才翻臉報警。
只可惜現在整個香港承興,博信股份,新加坡BAC.SES的股價都已經一瀉千里,追加的股權並不能挽回損失。
更麻煩的是,即使走破產清算,諾亞也不是第一優先級清算的,博信股份的相關股權已經被蘇州名城更早一步申請了凍結,諾亞只能算是輪候凍結,要等蘇州名城的事情解決後,才有諾亞的事情。
雖然汪靜波依然自信滿滿地表示可以處理好這次風波,也認為此次事件也是諾亞從非標類固收產品轉型的起點,但現實情況並非如此元氣滿滿。
這一關沒有那麼好過。
02
縱觀承興的案子,其實最弔詭的地方在於造假的京東蘇寧的應收帳款,應收帳款本身的造假是很容易被驗證出來的。
承興確實是京東和蘇寧的供應商之一,也確實有業務往來,造假的是數字金額,是業務真實性,而非合作關係本身。
之前我已經撰文抨擊了諾亞的風控在做盡調的過程中沒有把IPC做到極致,對於很多核心業務的驗證過於粗淺,沒有要求京東蘇寧出具相關的證明。
但是這個案件的關鍵其實在於,諾亞為什麼沒有做這個要求?
京東蘇寧作為強勢方是否配合不說,但提出訴求是完全可以的。
尤其是京東敢直接回應說諾亞沒有對業務真實性做校驗,可以看到是完全沒有。
到底是什麼讓諾亞放棄了直接和京東蘇寧對證核驗?
仔細看承興案子,可以發現一個細節。
最終這個合同是在相關公司的會議室裡,在相關公司員工的見證下籤的。
而蘇寧的案子更是直接在蘇寧北京的辦公室和一位所謂的管理者簽的,時候蘇寧表示沒有這個員工。
也就是說,在京東和蘇寧辦公室裡出現的,其實不是京東蘇寧的人,而諾亞以為是他們的人,所以默認了他們認可這件事情,沒有進一步要求雙錄(錄音錄像)和身份核驗,主要是當場面子實在抹不開。
諾亞犯的愚蠢錯誤不提了,承興為了騙錢找來演員本身也不是什麼難題,那麼真正嚴肅的問題來了。
為什麼京東和蘇寧的內部辦公室甚至是關鍵管理者的辦公室,可以被外人拿來簽合同?
他們是怎麼進入網際網路公司辦公區的,外來訪客即使進入辦公區,也往往也有本司員工引領才能到達固定的會議室。
為什麼辦公者們的擁有者們都剛剛好不在辦公室?誰洩露了他們的行程?抓住他們不在時候打了時間差?
在這個過程中,京東蘇寧內部,是否有人和承興乃至諾亞的人勾結?
這個人如果存在,那麼買通他需要什麼?
如果正常上班沒有辦法實現財務自由的話,那麼利用自己手中有限的權力,在模糊地帶進行一些可有可無的操作,例如引人入會議室,例如不經意洩露高管行蹤,例如提供一到兩張公章的照片用以造假,例如審核過程中適度放水,可以例如的太多了。
誰在簽字後離職了?前台監控的那一天有沒有拍下是誰?那人是不是知道錄像的保留時間特意計算過?
34億大炮一響,有多少人黃金萬兩?
又有多少人夜不能寐?
我們在屋裡發現一隻蟑螂,背後代表屋裡起碼有幾百隻蟑螂存在。
諾亞之後,又有多少大炮已經裝填完畢?
03
內鬼內外勾結已成當代公司的心腹大患,網際網路公司也沒有什麼不同,網絡並沒有讓公司更透明。
只要利益勾結帶來的收益高於丟掉工作的損失,Why Not?
大家都這麼聰明,只要算得清自己的糊塗帳公司可能算不清,你還在等什麼呢?
虧損是公司的,錢是自己的,來呀,造作呀。
前些時間的某行代銷的某P2P炸雷,投資者維權,很多人後台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不怎麼複雜,也沒啥黑幕,就很簡單一件事,確實是和銀行沒關係(真實的合作2017年底合同就到期了,沒有續簽),但是銀行裡的某些人利用了自己手中的一些模糊的力量,造出了和銀行很有關係的假象。
所謂的合作,無非是使用了某個子公司的外包開發,這種東西其實誰都能上,然後獲得了一個若有若無的背書,注意這個和法律無關,從法律上確實是無關的,但是對於很多外行就很唬人。
然後就是佈置任務,一線員工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推銷。
內外勾結,虛假宣傳,暗示兜底,利用銀行渠道推銷,這種事情銀行內部發生過很多,尤其是P2P瘋狂的那幾年,各種飛單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
當年浙江某銀行連續飛單案,進去了6個人,其中有我同學,把客戶忽悠去高風險P2P,拿10%的提成,最後P2P跑路,他進去了,現在在裡面除了滿頭綠髮一無所有。
我不認為他是無辜的,10%的抽佣一定是帶血的,他不會不明白。
所有忽悠客戶讓其以為是銀行產品的,都活該。
至於銀行推廣產品本身,不代表銀行做背書,因為銀行本身就有一塊業務是做理財代售的,這塊業務很賺錢,而且不同於利差,這是純賺的錢,旱澇保收,各家銀行都在推。
很多時候你在銀行買到的產品,不代表這是銀行自己發行的,這個邏輯其實多數人都沒有理解,尤其是對於金融認知比較差的。
這裡也需要各位自己弄清楚,也跟家裡的家人們搞清楚。
你在銀行買到的產品,如果購買協議上不是只有你和銀行2方,多出了第三方,那麼你至少要清楚,這個產品不代表銀行。
不是說你在銀行買的東西就是銀行的,也不是說銀行賣三方不合理,而是你無法分辨這款到底是不是飛單。
很多營銷業績導向的銀行,銷售真的很野,夾雜私貨的內鬼也很多。
請一定小心。
04
我們再來談談網際網路行業的內外勾結,這裡面有很多有趣的東西。
我再次重申,網際網路公司並沒有比傳統公司更透明,反而是由於發展野蠻,且多數都是在燒投資人的錢,內外勾結貪腐的情況比起成熟的傳統行業更加嚴重。
我做風控,內部貪腐也是風控的一部分,這麼多年被我抓出來交給廉政和法務送進去的人有幾十人,他們很多人直到被抓時,才意識到自己做的事情有問題。
當然更多人是覺得自己不會被抓,僥倖心理每一個人都有。
採購,是網際網路公司貪腐的重災區,也是權利模糊化導致的套利空間。
專業採購部一般都是要求橫向比價並且多人多價的,並且採購們多多少少都知道貪腐被抓的後果,但是很多業務部門和職能部門的人,手裡也有採購權限,這種大殺器被外行拿到,他們一動起貪念,就會很麻煩。
尤其是業務和職能部門本身就負有一些業務屬性,他們中的聰明人完全可以利用自己職務屬性的便利,來合法的做一些對自己有利的事情。
下面給大家展示一些生動的小案例,裡面有一些是被我抓到過的。
05
一家稍具規模的網際網路公司,需要用獵頭,那麼,用哪家獵頭公司?
有的公司走集采,但更多公司都是掌握在HR手裡;
一個稍微有點水平的人才,往往簡歷一放出來,就有無數的獵頭跟進,這些獵頭都是歸屬於不同的公司,而且一個人才是不介意多個獵頭都幫他推薦的,因為這符合他的利益最大化。
那麼問題來了,用哪家獵頭來提供服務呢?
很多時候HR不需要向業務老闆說哪家公司好,只需要說哪幾家不好,就足夠達成目的了。
業務老闆也不想在人才上出紕漏,往往會默認相信HR。
HR告訴業務老闆哪家獵頭口碑不好,有什麼錯誤?這是非常正常的操作,甚至可以說是敬業。
但這裡面有沒有私貨,是無法求證的。
這屬於一種合理傷害權,在合理合法合情合規的情況下,實現自己的目的。
我們再問下去,獵頭成功獵到了候選人,一般獵頭費用是人才年薪的20%到30%,大概是6位數的一筆錢。
這筆錢什麼時候才能結算?這筆錢裡面,有沒有HR一份?
又甚至這筆錢是候選人年薪的20%到30%,那麼HR在熟悉的獵頭推人的Case裡,會不會幫助候選人去爭取最大乃至超出一個level的薪酬呢?
某些公司的HR是完全有這個權限的,為自己私密的獵頭推進來的候選人大力給出高額薪酬,自己可以拿的更多。
HR幫自己的共利候選人拿到更多的薪酬,有很多非常正當的原因,例如這人很難得,很多公司都在搶著要,獵頭也在幫他推別的公司;
例如這人業務很認可,可以快速發揮作用,不介意這些小錢;
這些原因有些是真的,但有些不是。
合理傷害權的奇妙之處就在於,即使你覺得不對勁,但對方做的完全符合職業思路,你不能硬說他們有問題。
再例如員工保險,員工體檢,這種採購,市面上能提供服務的機構條件都差不多,那麼核心競爭力在哪裡?
核心競爭力就在於誰能給到更多的返利,以及誰能滿足公司的一些特殊要求。
返利很簡單,就是返錢嘛,有一些體檢機構就比較缺德,和公司聯合起來坑入職者。
例如某上市體檢機構,在推進簽約的時候,支持依據客戶的要求,給入職者定製強制X光類項目,確保入職的候選人至少半年內不方便懷孕,幫公司利益最大化。
你看,不要以為內鬼與你無關,合理傷害權傷害的是所有人的權利。
06
再說說其他的採購。
雖然薪酬福利HR們的權利很大,在員工福利,服裝定製,獵頭,保險,乃至外賣合作上面都有很多油水,但這些油水其實傳統企業也都有,我們講一個網際網路的。
高利貸大戰中,誰是最後的勝者?
有人說是高利貸公司,有人說是做流量的,有人說是做數據的,有人說是催收公司,有人說是借錢不還的老賴。
其實都不是,真正的贏家是各家公司做數據採購的那些人。
高利貸的整個環節,需要使用大量的數據,有些與風控和業務有關,有些與簡訊通道有關,有些與身份驗證有關。
這裡面的油水,豐厚到你想想不到。
假使一款信用類評分產品,賣給A公司的價格是5毛,但實際結算是3毛,1毛給了數據採購保證用他們家;1毛給了風控部門,要求他們出評估報告的時候把這家吹上天。
按照一天放款1萬人(小型公司)來算,一天就是多少的收益?
而這種產品的成本,在使用大量緩存數據的前提下,成本可以押到更低。
再比如說簡訊通道,公司要給用戶發簡訊,大家都是直連供應商,服務都差不多,核心競爭力在哪裡?
回扣就是核心競爭力。
很多高利貸公司的土老闆們對此幾乎沒有防範意識,因為高利貸看起來足夠賺錢,並且他們也不太懂彎彎道道,風控和採購一串通,安排的明明白白。
甚至很多高利貸公司的逾期失控,背後就是風控和採購串通,買回了大量除了回扣一無所有的所謂風控產品,這個行業就是黑吃黑,有的吃別人,有的吃自己。
07
拋開高利貸,網際網路公司還有很多專屬於自身的數據需求。
例如人臉識別。
人臉識別就是非常典型的價格歧視市場。
人臉識別主要分為2種,一種是網紋比對,用照片來對比公安的高清網紋照,這種相對貴一點,因為高清網紋是收費的。
還有一種是無源1:1,就是用2張照片來互相對比相似度,這種很便宜。
一般公司使用都是用戶第一次發生業務的時候,調公安比對,確認用戶信息與公安一致,然後存下第一次的照片。
在第二次的時候就用第一次的照片作為參照物來比對。
這裡面的油水就非常多,公安比對和無源1:1的價格,超過某個閾值,可以說全都是吃回扣,很多大公司買來的人臉識別,價格高的很離譜,一大半都被吃掉了。
這個領域裡面有責任心的採購和吃回扣的採購,買來的價格可以差一個數量級。
而且由於人臉識別並不是通過率越高越好(我拿一條狗都能過,只能說明做的差),所以評價標準其實是存在一定隨機性的,這裡面的可操作空間更大。
面對這麼大的誘惑,這麼簡單的操作,能不能把持住,全看價值觀。
我親手送進去的幾個小朋友們反正價值觀是不怎麼過關。
讓我印象比較深的是一個95後,工資不高,平時一身潮牌,還開一輛保時捷,出手闊綽,張口閉口不把錢當一回事兒,換女朋友和玩兒一樣,大家都以為丫是一富二代。
我入職後開始盤點風險,盤到他那邊的時候就發現他負責的數據成本全都有問題,我給他一個自首機會,他一開始是非常囂張地說要告我。
等我把證據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直接在會議室裡哭成了淚人,後面才發現其實家裡很窮,他自己吃了這麼多回扣,也沒怎麼攢下來,全都消費了,車還是大價錢租的。
最後他哭著問我說他知道錯了,能不能放他一馬,他還年輕,進去就完了。
對不起,這事兒我說了不算,法律說了算。
對你仁慈,就是對那些兢兢業業的同事殘忍。
08
以上說的都是比較低端的內外勾結和貪腐。
沒錯,即使是造假騙諾亞的錢,造假利用銀行渠道賣P2P,飛單賣私貨,利用合理傷害權給自己牟利,串通外部供應商和內部評估一起吃利差,都只是一些低端的內外勾結。
稍微中端一點的,都是聯合起來騙投資人的錢。
例如某知名生鮮O2O,每賣一單賠10%以上,但是對投資人的口徑就是盈虧平衡甚至盈利,數據分析師直接改後台代碼,數據隨便做,吃的就是投資人只懂看數據,不懂數據背後的業務場景。
從投資人那裡融了很多很多錢,不過最近是不太好過了。
但神奇的是,有些發現真相的投資人,不僅不敢揭露,還要幫他們填補漏洞,對外PR他們多麼牛逼,只有這樣才能忽悠到下一波投資人給自己接盤。
這樣的資金盤式的創業公司,在現在有很多。
例如某個即將迎接BAT投資的新零售公司,GMV造假在40%,玩兒的就是一個面向被收購創業。
再說一個中端內外勾結的案例,某網際網路知名併購案。
某個被收購的行業領頭公司(我不會告訴你是什麼行業的),在被收購前大半年,在收購方那裡挖來了一個財務老闆,從頭到尾梳理了內部的整個數據架構,從財務到業務,內部加班了很久很久在造數據,為的就是打造滿足收購方喜好的美麗數據和清爽架構,能夠賣出更高的身價。
果不其然,收購方很吃這一套,賣出了非常可觀的價格,老闆瀟灑套現離場,最後收購方接盤後發現被坑了,在公司內部進行了一批血洗,從上到下擼了個遍。
最後再說一個高端一些內外勾結,這個可能都不算是內外勾結,而是光明正大的資本遊戲。
某規模巨大到天文數字的超級基金,旗下生產出了無數超級獨角獸,記住,我用的是生產。
他們使用的方法說穿了很簡單,他們投了A公司,B公司,C公司,往往金額巨大,巨大到直接讓公司可以拿到碾壓競爭對手的錢。
然後快速燒錢,燒出漂亮的數字。
於此同時,再讓ABC公司之間互投,A投B,B投C,C投A,快速拉升估值,最後打折上市變現,哪怕是3折呢。
反正沒上市的科技公司的估值全都是都是可以瞎搞的,只要有A公司願意1個億美金買B公司1%的股權,就代表著B公司估值有100億美金。
通過這種手法,他近乎壟斷了世界級科技企業的未來,快速培育韭菜,然後韭菜互相分配肥料,最後一把割。
這不是陰謀,這是利用資本力量實現的陽謀。
但本質從未變過。
09
有時候我也很理解那些貪腐和內外勾結的人,錢那麼美麗,而且又那麼觸手可得。
人有了不該有的慾望很正常,我自己也經常面對誘惑,有的誘惑真的是非常誘人,我得承認真的很美。
而且似乎要錢已經成為了一種理所當然的事情,甚至是唯一的真理。
尤其是現在大家都這麼笑貧不笑娼,沒錢都把你當狗,只要成功了似乎做什麼都是對的。
我認同錢很重要,但這種錢是唯一重要的東西的結果導向我並不認同。
喜歡錢沒問題,誰不喜歡錢。
喜歡錢,用乾乾淨淨的方法,賺乾乾淨淨的錢,這才叫本事。
我鼓勵大家掙錢,我鼓勵大家貪財,我欣賞大家沉浸在錢堆裡的財迷的樣子,掙錢就是對平凡生活的反抗,我很認可這句話。
但不能走歪門邪道。
用歪門邪道掙那些無法安心花的錢的人,在我看來都是真正的弱者。
他們拿著公司的錢,享受著公司的待遇,卻在出賣自己的權力,是為不忠。
他們賺來了錢花天酒地,卻沒有想過某天東窗事發,再也沒有機會花錢,是為不智。
他們寧肯背負著法律和道德的風險去撈錢,也沒有勇氣正面去挑戰這個世界的難,是為不勇。
不忠,不智,不勇,不足掛齒。
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共勉。

-----------------------
公眾號:半佛仙人(ID:banfoSB)

0 意見:

張貼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top